对于这种算法

2018-01-13 20:45

第一梯队中除了上海和浙江两个发达省份外,其余11省份,人均gdp都在15000元左右,远低于排在第二、第三梯队的北京、天津、广东等人均gdp达到3万元、甚至4万元以上的省份。

不过,虽然将钱用于民生符合国家的大政方针,但是,各地经济要想持续、健康地发展,单纯依靠转移支付保持“gdp含金量”的高分值,并不具有持久性。袁钢明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贫困地区收入分配的比例高并不见得是好事,如果发展的绝对水平很低,被迫进行多分配,表面上能够缓解当前的贫困和痛苦,但是增长将出现不可持续性或者没有发展后劲,这不利于未来发展,从而也将导致我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从gdp含金量的计算公式上分析也可发现,gdp含金量排名之所以会得到提升,是因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速度高于人均gdp的增长速度。虽然,第一梯队的gdp增速并不高,但是因为将财政转移支付用于民生,在分母(人均gdp不变的情况下),分子(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加大,使得gdp含金量的比值增大。

但是,江苏、山东这两个2014年gdp排名第三、第四位的经济大省,在当年gdp含金量的排名中,却位居榜单的倒数第三位和倒数第五位。

但是,2014年的排名甫一问世,接受采访的几位专家都甚感意外:沪京粤竟然不在第一梯度之列。上海虽然在第一梯队,却从首位跌到了第7位;北京更是从第二跌到了第17位。2014年的前三名被云南、安徽、江西取而代之:一个西部省份,两个中部省份。

但是这种情况也跟经济发展存在的波动性周期有关,“当收入水平达到一定高度以后,也就是社会矛盾开始化解之时,政府就会扩大项目投资,然后减少收入,这是一个阶段性周期性的变化——一段时间注重民生和收入,一段时间注重投资。这种周期性变化在最后一个梯队特别明显。”袁钢明说。

第三梯队:山东、江苏和天津gdp含金量低 专家建议加大民生投入

对比历届榜单,gdp含金量排名后5位的省份中,陕西、内蒙古这两个中西部省份的排名,已经连续4年没有动过了,分别位居倒数第4位和第2位。

在第三梯队有两个现象较为突出:一是这个梯队不仅有经济欠发达的省份,比如青海、新疆,也有近年来发展比较好的省份,比如山东、江苏、天津、内蒙古、辽宁、陕西等。二是不同区域之间的gdp含金量差异大,有4个富裕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2万元,而经济欠发达省份青海、新疆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在1.5万元徘徊。总体看,在第三梯队中,富裕省份占大多数。

但这个第二梯队,袁钢明最为看好,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北京和广东处在这样一个高水平的、两边都兼顾的第二梯队中,说明这两个地方既注重投资和发展,又使得消费能够保持在高水平上,虽然收入分配(占人均gdp)比例有点偏低,但这可能是更合理的一种状态。”

相对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10个省份阵容颇为强大。榜单显示,第二梯队东部省份有4个:北京、广东、福建、河北;中部省份有3个:河南、湖北、湖南;西部省份有3个:重庆、西藏、宁夏。北京和广东这些人均gdp达到高收入经济体标准的省份,出现在了这个中间梯队中,让人甚感“意外”。

以北京为例。近年来,北京的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资料显示,2013年北京服务业占全市经济的比重是76.9%,2014年服务业占gdp比重达到77.9%,服务型经济特征更加明显,而且都是以高端服务业为主。通过产业结构升级转型,居民收入相对较高,根据中国经济研究院的计算,北京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0665.29元,人均gdp达到100864.38元 ,均位居全国第二位。

此外,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云南、贵州等省份公共财政支出的重中之重。2015年的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要“持之以恒保障和改善民生”。资料显示,近年来,云南省用于民生的财政支出占到财政支出总额的70%以上。贵州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贵州省九项重点民生类支出合计2301.01亿元,增长14.8%,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65%。

众所周知,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在我国广泛适用,是平衡各地财政收支的一个重要手段。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和边境地区发展。中央财政在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框架内,专门设立对应转移支付项目,逐年加大对这些地区补助力度,帮助其加快发展。

山东省的情况同样如此,2014年gdp 增速为8.7%,财政收入增长10.2%;而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8%,仍低于gdp和财政收入增速。2014年陕西省财政收入平稳较快增长,全年共计1889.98亿元,同比增长13.63%;而同期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幅仅为10.2%。这些都拖累了gdp含金量。

财政部网站数据显示,2014年中央对边境地区转移支付120亿元,民族地区520亿元。云南、贵州、广西、甘肃等第一梯队省份均在上述转移支付之列。尽管这些资金总量不大,但是截至2013年底,云南、贵州、广西、甘肃四省份总人口之和也不过才1.5亿人,这些转移支付对提升人均收入效果明显。

广东省也不例外。广东省以中国第一经济大省的地位,在许多经济指标上都列各省份第一位。gdp从1989年至2014年连续25年居全国第一。其中进出口总额年均占全国约1/4,累计吸引外商投资占全国约1/4。也因如此,北京、广东这两个经济发达省市,在《中国经济周刊》发布的2011年到2013年的gdp含金量排名中,都稳坐第二、第三把交椅。

跟gdp含金量直接相关的首要指标就是居民收入。从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榜单看,排在前三位的是:上海、北京、浙江。尽管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是含金量计算公式中的分子,其高低排名不等于gdp含金量排名,但鉴于自2011年以来,上海、北京、广东已经连续三年位居gdp含金量排行榜前三,且位次无变化,故研究人员起初认为如果不出意外,上海、北京应该依然会是2014年gdp含金量榜单的领头羊。

对这种现象,袁钢明将其解读为这一榜单中的部分人均gdp水平较高的省份 “因为整体收入水平改善了,轻视了居民收入水平”。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近年来西部地区投资很大,也许每年都会新增一个大的投资项目,但这个项目不一定增加老百姓的收入。尽管gdp增加了,意味着分母上的人均gdp增加了,但是分子上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却未显著增加,这样gdp含金量就不会高。

专家为何最看好第二梯队:名次虽低,但“兼顾发展与消费,分配比例更合理”

研究审视第一梯队省份的相关数据,会发现西部地区这样一个特点:不论是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还是人均gdp,都呈现低水平发展。特别是甘肃和贵州,作为中国贫困省份的典型,甘肃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全国倒数第二,为11782.78元;贵州全国倒数第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371.00元。

因目前公布人均gdp 省份仅北京、内蒙古、安徽、广东、海南等5省份,因此此次排名中人均gdp的数据为2014年gdp与2013年末当地常住人口之比而得。

上述11省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中国经济研究院根据 2013年末上述11省份城镇人口及农村人口占比,对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进行加权平均计算得到。对于这种算法,据《中国经济周刊》部分省份统计部门了解,此种算法与他们的计算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算法一致。

有专家认为这种情况类似于国际上一些步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专家分析认为,这些国家达到了一定的高速发展水平后,就会头脑发热,把很多资金投资到一些大规模的项目上,主要原因就是认为居民收入已经达到了温饱的水平。

这并非偶然。历年gdp含金量榜单显示,江苏、山东在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的gdp含金量排名中均位列最后十名,2011年、2013年,也排在最后15名。

其实不尽然。清华大学教授袁钢明的解释切中要害,“在一个低发展水平的条件下,收入分配提得太高,gdp含金量的数值大,就会把整个经济压垮。反过来,在发展的中期,如果既注重分配比例,gdp含金量的数值大小适中,分配比例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同时还注重发展,这种情况才是可持续发展的,也说明北京、广东的发展最为合理。”

根据地方政府的公开数据,山东、江苏2014年1—7月的投资额就超过2万亿元;辽宁、湖南等省的固定资产投资,对gdp的贡献甚至超过一半。

天津的排名也好不到哪儿去。2012、2013年连续两年的gdp含金量排名中,天津也在最后10名之列。但是,在2014年下降最快,成了倒数第一。

整体看排在第一梯队的13个省份,中、西、东部省份平分秋色。中部占5个席位:山西、黑龙江、安徽、江西、湖南;西部占5个席位:四川、贵州、云南、甘肃、广西;东部占3个席位:上海、浙江、海南。中西部加起来共10个省份。

事实上,在山东、天津等省份,政府财政收入增速快于居民收入已屡见不鲜。2014年天津市的gdp增长10%,政府财政收入2390亿元,增长15%;而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8.7%和10.8%,远低于财政收入增速。

需要说明的是,往年关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算法,采用的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城镇人口占比。之所以采取这种算法,是由于2014年之前,各地统计机构并未公布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数据,所以根据专家建议,人均可支配收入采用近似算法,即由“(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城镇人口占比”计算得出。

第三梯队如何提高gdp含金量?长期研究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北京大学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杨开忠通过《中国经济周刊》向第三梯队的省份提出建议,“第三梯度的中西部省份,在关注和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要更加重视民生和公共服务的投入。而东部的那些富裕省份,还是应该拿出更多的利益投入到民生和公共服务中。”

2014年情况有了大变化。截至2015年2月12日,全国累计20个省份以官方形式对外公布了其2014年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上海、吉林、安徽、甘肃、青海、西藏、宁夏、新疆、北京、天津、重庆等11省份未公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公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其中,甘肃、上海、北京仅公布农民人均纯收入)。

针对今年的榜单中不少中西部省份跃居第一梯队,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道,第一梯队中部分低发展水平地区上榜,跟地方政府在发展中,注重把大量的转移支付用于改善和提升人民生活有关。而由于这些地区整体的人均gdp 较低,因此表现在数据上,gdp含金量的排名就很高。

然而,2014年北京、广东两地的gdp含金量却未达到预想的状态,这是否意味着:这两个省市人均生活水准仍有待提高?

特别是2013年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完善一般性转移支付增长机制,重点增加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境地区等的转移支付力度的明确要求。遵照这一要求,2014年中央财政上述各项转移支付又有明显增加。

然而这三个中西部省份也并非“无名之辈”。自2010年以来的gdp含金量排名中,3省份均位列前十。

Return to Top